灰色地带

移步小号啦 大家取关随意

【业渚】口袋里最后的一颗糖

眼前多了一只手,和一个在教室灯光下显得明晃晃的、锡纸包裹的小方块。

“渚君,要吃糖吗?草莓味的。”

声音的主人是赤羽业,潮田渚的同班同学及朋友(姑且是)。潮田渚注意到赤羽业的桌位上有一个大大的锡纸团,这大概是最后一块吧。他本是想拒绝的,因为他并不太喜欢甜腻腻的糖,但考虑到这是赤羽业这个月跟他说的第一句话,他还是接受了。

“谢谢。”潮田渚礼貌地表示感谢,将这颗糖放进外套的口袋里。

“现在不吃吗?”

“我会留到想吃的时候吃掉的。”

“哈、渚你还真是有趣——放学一起回家?”

“嗯,好的。”

 

潮田渚不讨厌和赤羽业聊天,事实上他们去年还是不错的朋友,每天能说很多很多话的那种。但不知什么原因,升入二年级之后,他们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冲突,话却渐渐地少了,一直保持着不近不远的关系。潮田渚想,大概是业君察觉到了我们之间的距离了吧——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们本来就是截然相反的两种人。

放学路上两人沉默了一阵。赤羽业突然说道:“渚君要是不喜欢吃糖可以还给我哦。”

被看出来了,要说真不愧是业君吗,真是厉害啊。潮田渚默默想到。

“我确实不太习惯吃糖。但是业君好像很喜欢的样子,我想试试。”

赤羽业好像接受了这样的说法,他眯起眼睛:“这个牌子的草莓糖我还是挺喜欢的。嘛,不是有这种说法吗,‘甜食有让人开心的好处哦’。渚君心情不好了可以试试。”

潮田渚突然想到,那个座位上大大的锡纸团,以及,赤羽业这两天早退的次数似乎格外多。

潮田渚自己最近心情也不太好,妈妈对他的期待压得他简直喘不过气的同时,代数和平面几何的两面夹击几乎让他完全崩溃,最拿手的英语在这所学校也越来越显得平常。

「或许,我和业君也不算完全不同的人吧?」

「说不定还能回到以前的时候…」

这个想法让近日总是烦闷的潮田渚心情难得好了一阵。

 

那之后的几天,赤羽业并没有来上学。潮田渚开始以为他只是翘课,这也不怨他,临近期末,大多数学生都会忙得无暇顾及其他,对潮田渚这种成绩游走在班级边缘的人来说就更不能松懈。

又或许是临近期末的缘故,人们的话在潮田渚听来格外的刺耳:

“前两天的小测得了几分?又是不及格吧?”

“作为班主任我想说,潮田渚你能不能稍微努努力?”

“渚你在干什么?!不知道妈妈为让你上补习班花了多少钱吗?!”

不得不说,潮田渚是一个很擅长隐忍的人。

每次当他倔强地抓住衣服的下摆的时候,手指都会碰到口袋里的小方块。

就这个动作就能让他把即将宣泄出来的话语和难过的情绪硬生生咽下去。

 

午休的时候,潮田渚在楼梯转角遇到了赤羽业,他注意到印象里总是神采奕奕得少年今天有点不太对头。

“业君?你这几天怎么没有来…”

“我呀,以后要去E班了。在这之前会休学一阵。”

“…为什么?”

“其实无所谓——我可不想再回到这所学校了。”

“嘛,总之,渚君以后还是不要跟我见面为好。”

 

早已过了放学时间,教学楼早已变得空无一人。

潮田渚坐在楼梯的台阶上,小心地剥开已经皱褶不平的锡纸,乳白色的糖块中间夹着草莓的粉色,他轻轻地将这块还带着自己体温的糖送入自己嘴中,一下一下地细细咀嚼。

草莓味道的甜腻糖汁随着每一次的咀嚼溢满整个口腔,习惯清淡的味蕾发出了抗议。真是太齁了,他想,果然自己不喜欢草莓味的糖,柠檬味或者薄荷味的会好很多。

「渚君还是不要跟我见面为好。」

潮田渚察觉自己鼻头有些酸酸的。

啊呀,我这是要被齁哭了吗?——这种哭法也太奇怪、太丢人了。潮田渚用力揉了揉同样酸涩的眼睛。

「据说甜食有让人开心的好处哦。」

果然啊,弄不清原理的说法不能全信。

嗯,今天去买咀嚼糖吧——柠檬味的,顺便买点草莓味的。

然后每天往口袋里放一颗。

 

“渚——?没事吧?”

熟悉的声音把潮田渚的思绪拉回现实。茅野枫有些担忧地望着他。

“…抱歉!我刚才没在听。”

少女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重新把手中握着的锡纸包裹的小长方体举到潮田渚面前:“喏,咀嚼糖。要吗?”她补充了一句,“柠檬味的。”

“不用了,谢谢——我不喜欢吃糖。”

“打扰下。”

“业…?”

“渚,一起回家吗?”

“嗯!茅野同学,中村同学,明天见!”

“又失败了啊。”等潮田渚和赤羽业的身影消失后,茅野枫泄气地垂下脑袋,“还以为他会喜欢这个口味的…”

中村莉樱用力揉了揉绿色的脑袋,接过了她手中的那块柠檬糖,剥开糖纸,放入口中。

“喂,莉樱——都这种时候了就不要欺负我啦。”

“嘛谁想得到小渚不喜欢吃糖呢?很好吃哦,下次加油。”中村莉樱顺势让茅野枫的脑袋靠到了自己的腰上。

 

“渚果然还是吃不惯糖啊,这一点倒是和以前一样。”

“甜品还是少吃的好,为了健康着想。”

“噗。”

“笑什么?”

“…我在想,渚明明还是个国中生——不,就身高而言比国中生还小,怎么现在就有中老年人的保健想法了,某种程度上真是有趣的反差…哈哈哈。”

“赤羽业!”

 

事实上,潮田渚还是不讨厌甜食的。

他之所以没有接受茅野枫的柠檬糖,是因为他已经不需要糖了啊。

照现在的情况看,就算口袋里一颗糖都没有也没关系。

 

END


评论(6)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