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地带

移步小号啦 大家取关随意

【业渚】在明天到来之前

*七年组相关脑洞

*看这么奇怪的标题就知道不是傻白甜

*玻璃心的看PART1就行了

 

 

PART1

滴滴、滴滴、滴滴、滴——

伴随着刺耳的闹铃声戛然而止,隔壁卧室里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烦躁的抓头发声。在某人的拖鞋啪嗒啪嗒进入厨房这处神圣的领域之前,分别盛放普通牛奶和草莓牛奶的玻璃杯已经稳稳地落到了餐桌上。早上六点二十,潮田渚像往常一样准备好了早餐,时间把握得刚刚好。

“早,渚…”耳边迷糊的音量渐渐小了下去,潮田渚的身体被一双胳膊轻易圈住,像一只大大的树懒攀上了一棵小小的树,他注意到右侧肩膀上多了一份重量,红色的头发蹭得他脖子痒痒的。也就在这种时候,两人的身高差才会如此明显地凸显出来。

“早起还要撒娇,赤羽业你是小孩子吗…”潮田渚不爽地嘟囔道,忍不住大力抓了两把肩膀上多出来的那个脑袋的蓬松头发。唔,手感不错,这让他源于身高差的怒火消下去几分,“快去吃饭,都是要当公务员的人了。”睡得迷迷糊糊的树懒被推向了餐桌。

 

“抱歉啊,来不及准备更丰盛的了。”

“别道歉,渚做的都很好吃嘛。不愧是在家中掌握七年烹饪大权的——”来自终于睡醒的,刚刚咽下去吐司和煎蛋的树懒先生的回复。

“是业你太懒了吧…”潮田渚忍不住打断赤羽业,赏了他一个小小的栗子,“说起来你国中时代是怎么解决早饭的?便利店?”

“嗯。话说现在几点了?诶呀…”

“诶呀什么!上班第一天你想迟到吗?!快吃饭啦!”

“好好…”赤羽业有条不紊地享受着自家恋人烹饪的吐司煎蛋和培根。

“国中的时候就应该把你这个坏毛病改掉!”

 

早上六点五十,今天的潮田渚也挤在如同沙丁鱼罐头一样拥挤的电车里,无数次地复习新的一天所用的教案。

“渚,别太紧张了哦。”脑袋上传来了宽大手掌摩挲的触感。

“没办法,我又不是杀老师,还是个新人,不是什么东西都会一次做到完美的。”潮田渚轻轻低下了头,在赤羽业看不到的地方叹了口气。

“是渚的话就没问题的。”赤羽业的语气柔和了下来,在全身紧绷的人的脸侧留下一个吻。

“你、你这家伙在电车上突然干什么啊!”潮田渚久违地露出了小动物的豆豆眼的尖牙。

“帮你减压啊。放心,刚才没人看到。话说,渚你这方面真跟以前没有变化啊。”赤羽业如同恶作剧得逞一般吐了吐舌头。

“这算哪门子减压——这么大还挑食、赖床,上班第一天就差点迟到的人没有资格说我!”潮田渚毫不客气地气冲冲地反击道。

“呀,到站了。我先走了。”赤羽业招了招手,鲜亮的赤发便随着下车的人流消失在潮田渚的视线中。

总算安静下来了。

托业的福,自己也确实在某种程度上放松下来了。渚想到。

如果说每个人的人生都有一个重要的节点的话,他的节点必定是在暗杀教室的时刻。人生被这个节点分为三个部分。

和在三年E班的时间不同,未来的时间是看不清尽头的。在七年前他从暗杀教室毕业的时候,他是不知所措的,未来的世界没有杀老师的指引,更没有三年E班的强大后援。

就在他最迷茫的时候,有人对他说:“渚,我喜欢你。”

那个人是潮田渚的挚友。

国中毕业之后他们就一直在一起了。还好有赤羽业——那个最了解他的人总是用他特有的方法鼓励自己,在他的陪伴与支持下,那看似遥远的、模糊的未来,也在自己可以触碰的距离下渐渐清晰起来了。

 

七点半。潮田渚终于来到学校了,在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迟到的同时,潮田渚欣喜地发现教室中最先来到的、比他高一个头的男生终于别扭地向他打了招呼:“早上好,渚。”

没错,生活在一点点地向好的地方发展,就算看不到尽头。

“嗯,早上好,山本同学。”潮田渚对他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充实的时间飞逝得格外快,不知不觉就到了下午三点——放学的时间。

“明天见,老师。”最后的值日生离开了教室。

“明天见。”

潮田渚悄悄离开重新归于寂静的教室,踱步于走廊之中。

「渚——」

忽然,潮田渚听到有人仿佛在远处呼唤他的名字。是不知从哪里传来的,模糊而微弱的声音。

是谁?潮田渚猛地回头,四处张望,背后只有空旷的走廊。

“…自己吓自己,真是的,我最近有点太紧张了吧。周末要和业好好放松一下啊。”潮田渚轻叹一口气,捧着一摞教案走向办公室。

晚饭要准备什么好呢?还有周末要不要给业一个惊喜呢?对了,有时间一起去E班的老校舍看看吧?他琢磨着,沉浸在对未来的期待中,像一个构思恶作剧后果的孩子,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PART2

竹林医院住院部的前台,和主人性格相违的,简洁清新的字迹占据了探望记录的表格三分之二的面积。

「赤羽业。」

如今身为公务员的他每天晚上六点到九点在这家医院度过。

赤羽业除了每天在这里批改文件外,还要照看他的恋人——潮田渚。

与其说是“照看”,不如说是“端详”,病床上水蓝色长发的人表情安详,看起来安静地睡着了一样。

事实上,潮田渚已经像这样睡了七年了。

七年前,最终暗杀的结果以杀老师与柳沢和死神二代同归于尽为结果,四五名学生被卷入战斗死亡,还有部分学生受伤。

潮田渚就是其中一员。最主要的伤势在头部。那天之后他一直没能醒来。

在此之后,E班的幸存者没有人敢回到那充满温馨与残酷回忆的旧校舍了。

这场原本以整个地球为赌注的战斗,最后仅仅以失去两名杀手、一位老师以及他所带领的三年E班为结果,已经算不幸中的万幸了。

只是,他们没有看到原本朝气蓬勃的E班在那之后的样子,以及濒临崩溃的潮田渚的父母。

由于柳沢和死神二代已死,三百亿最终以救助的形式发给了E班的幸存者。大家分给渚十亿元的治疗费。

但关于渚的治疗,缺少的不是钱,而是技术——治疗他的技术在近十年内才会渐渐趋于完善。在此之前,能让潮田渚醒来的只有奇迹。

讽刺的是,至此之后,幸运之神频频光顾赤羽业——他如期成为了一名掌管财政的公务员,而奇迹却从未降临在他所爱的人身上,潮田渚如同做了一个长达七年的梦,表面还是赤羽业所熟悉的、少年的模样,只是更加消瘦了几分。

    天色渐暗,柔和的月光在潮田渚的脸庞上留下了一圈银色的轮廓。

“呐,渚。”晚上八点,赤羽业如同往常一样完成了工作,他轻轻合上电脑,用温和的声音呼唤恋人的名字。潮田渚的睫毛竟轻微地颤动了一下。

“渚、渚你听的见吗?渚——?”

和往常一样没有回应。

“大概又是我的错觉吧…”许久的等待后,赤羽业苦笑道。

然后,像往常一样,他对着病床上沉睡的人,自顾自地说起来。

“前两天我看到中村了,她最近在为出国备考还是挺忙的,那家伙居然说我是E班里变化最大的…真不知道她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来的。”

“寺坂的墓我今天扫过了,小茅野和雪村老师的也…不说这个了,你要是能听见一定会难过的吧。”

“竹林和奥田最近在研究生物医学——关于你的治疗技术,我想在近几年一定会有很大的进展…你一定会醒来的。”

最想传达给他的话语泯灭在这些闲言碎语之间。

还有啊,我好想你。

好像再一次听到你的声音,看到你的笑容。

我好想、我一直想和你在一起走下剩余的时间。

但是这样的你醒来之后,看到七年前支离破碎的、渐渐恢复的世界会有何感想呢?

你还会是我所熟悉的潮田渚吗?

我不敢想象。

 

生活不是jump系的热血少年漫,他们更不是少年漫的主角,谁的头顶上都没有光环。不是单单凭着坚定的信仰,满腔热血,和坚持不懈的努力就能让每个人迎来HAPPY END。换言之,谁也不知道自己的付出究竟能不能换来相应的结果。更何况,有些事情从一开始做就知道是徒劳的。

但是,尽管如此。

 

赤羽业撩起潮田渚额前细碎的头发,如同许下一个契约一般,在他冰凉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我会一直等下去的,等你醒来。

 

九点,正是竹林医院住院部熄灯的时间。

赤羽业起身离开了病房。

脚步声在空旷的走廊里有节奏地回响着。

明天的这个时间,他还会回来的,陪他的恋人。

 

 

这是一个关于潮田渚和赤羽业的故事。

他们不知道,这样看似平静的生活是幸福,抑或是不幸?

因为在共同要迎接的「明天」到来之前,一切还是未知数。

嗯,故事才刚刚开始。

 

END

 

 

本来想码个元气满满的治愈段子,一不小心…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脑洞(部分来自知乎的回答)先动手的【被拍飞

嗯,只是个脑洞,暂时没有后文

下次见面的时候大概就不是这个味的脑洞了

如果还有下次的话


评论(1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