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地带

移步小号啦 大家取关随意

【鹰乌】窗



用于集中注意力的耳机被摘下,有什么代替了音乐,掩盖了细碎的低语,和笔尖划过纸片的沙沙声。乌丸英司合上刚刚完成的作业本,舒了口气,眼睛无意识地向窗外瞟去。

说起来,那家伙在这里上课的时候,一般不是睡觉就是望向窗外的景色发呆呢。

视野不错,从这里能看蔚蓝的天空,飞机拉过的,长长的白线。能看到上次翘课去的湖。能听见操场那头的、炫耀自己青春期无限活力的家伙们的吼声。还能闻到窗外的树叶的清新味道。

鹰山的视角,原来是这个样子啊。乌丸英司托着下巴,突然这么想到。

现在是自习课,鹰山又和往常一样翘掉了这节课。他之前给了自己一个“后排安静可以认真学习”的理由,冠冕堂皇地坐在那个家伙的位置上。

那家伙一般会去哪里呢…现在在天台吗?

呀,糟糕,果真如此的话,这个距离…刚才的心声该不会被那家伙听到了吧?

这个想法刚刚浮现在脑海中,乌丸才想起鹰山的能力。他不禁慌乱地捂上了自己瞬间通红的脸。

前言撤回,前言撤回!

等等…这样子会不会更奇怪了。

安静了许久之后,乌丸才察觉,并没有任何人的回应。

我到底在干嘛。他抓着头发,不禁对自己的行为更加懊恼了。

 

发现自己的心声并没有被任何人听到后,乌丸渐渐放松了下来,思绪也因不受禁锢的缘故,越飘越远。

话说人类最初在房间里设计窗户,是为了空气流通的采光吧?

他们不会想到,窗户给人们带来了更奇妙的作用。那嵌在墙头的风景,偶尔也会勾引起我们深藏在心底的欲望。比如:

今天阳光真好,更适合翘课呢。

——这是抬眼望向窗外的景象才萌生出来的念头。

平常来讲,如果坐在教室中间,在人群中间,在对一道数学题犯头疼的时候,我不会想到这个吧?

望向窗外才会想到,明明有许多更有趣的事情。

生活在这样的世界上,我凭什么非得在教室里乖乖呆着啊?

 

不想按着自己的生活方式,一路走向无聊的大人。

我不想坐在人群中间,成为沉默的、如同空气的一份子。

我不想就这么待在“这里”,看着窗外的景色。

不想只是这么看着,被窗棂和建筑物分割的天空。

想要穿过。

这扇窗子。

想要离开。

去更远的地方。

 

等等,这些都是我的想法?

乌丸被这些自己突然冒出来的念头,着实吓了一跳。

难道正是因为坐在窗边,才萌生出自己向往“外面的世界”的想法吗?

不,这就是我本来的想法啊,只是被窗引导出来了而已。

他想起鹰山崇那缥缈,仿佛在寻找什么的眼神,若有所思。

我好像、稍微有些理解鹰山了,大概。

在某种程度上。

他或许有一天,就会像鸟一样,飞到我们不知道的,很遥远的地方了吧?

那样的话…

 

已经完成的作业本的卷子和耳机线胡乱地堆在一侧。风扬起透明的窗帘,放在书堆顶端的书一页页地跳着。

太阳向西边缓缓下沉,橘黄色的余晖穿过玻璃,在桌面上落下一块黄斑。乌丸的下巴抵在折叠的胳膊上,指腹摩挲着那块印记。暖洋洋的夕阳照得他很舒服,不可抵挡的困意蔓延至全身,乌丸索性磕上眼睛。

 

在意识恍惚之中,乌丸身处的整个教室渐渐被黑暗覆盖,形成一个漆黑的空间。

周围没有人。身处黑暗让乌丸感到窒息。

这是梦吗?真是…让人不舒服。

除了那扇窗,有光从窗外射进来,在地上形成小小的一滩光晕。似乎通向一个未知的世界。

乌丸清楚这明明是一个荒诞的梦,却有说不出的熟悉感。

 

这时候,有人从窗外探出了半截身体。

是鹰山。刺眼的强光让他有种英雄的错觉,因为逆光乌丸看不清他的表情。那双伸向他的手,仿佛在向他发出邀请:“一起走吧。”

没有能够拒绝离开这种地方的合适的理由吧?

乌丸毫不犹豫地抬起了手臂,接下来的动作却僵在了空中。

不行,我不能。

他咬着嘴唇,手颤抖地回缩。

因为,我啊,只属于这里。

这么笨拙的我,会伤害到别人的。

不要邀请这样的我进入你的世界啊。

我——

 

“怎么,你,还是不想飞吗?”

属于鹰山的,低沉的嗓音。

 

又是这句话,是挑衅吗?

啊啊,我知道,只是单纯的疑问句吧。

怎么可能。

乌丸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

怎么可能。这双属于我的翅膀,已经拥有一飞冲天的力量了。

现在停滞不前的话,我还会一直是那个“我”吧?

而且还会对你一无所知吧?

…哪怕能带来一点点的改变也好。

他最终还是抓住了那只等待自己回复的手。

 

乌丸英司趴在靠窗最后排的座位上,呼吸均匀,丝毫没有察觉到放学的铃声。暖色的光线把平日里犀利的眼角渲染到柔和。不知道从哪扇窗子里偷偷翻进来的,座位的主人,轻轻地将制服外套披在酣眠的人身上。

“我全都听见了哦。”

 

玻璃已经被打破。鸟儿们拍打翅膀,穿过阳光下彩色的玻璃碎片。越过窗子的他们,在惊叹全新的景色的同时,终究会跌跌撞撞地飞向尚未揭晓的,所有人共同的未来。

 

END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