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地带

移步小号啦 大家取关随意

【海圭】关于女性告白日


啊,好烦。
就连平时能够屏蔽他人与背景环境永井圭也意识到了,今天的学校好像泛着不同寻常的氛围。
真的,好烦人。
耳旁突然响起的爆炸性告白,害羞的耳语,扭捏的牵手,今天好像格外的多。
啊啊啊,受不了了!这些粉红的小泡泡是什么?长时间受抑制的荷尔蒙突然爆发了是什么情况?我的校园被少女漫画风覆盖了吗。
本来希望进教室能安静点,第一节课间,就碰到这么一幕:
“缘下同学!我、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鼓起勇气表白的是B班的女生。她害羞地低下头,等待着男生的回应。班里喜欢热闹的同学开始吵吵起来,这场闹剧直到老师进班才结束。

永井圭面无表情地用胳膊肘推了推同桌趴桌的中野攻——这小子一般上课就装睡,下课生龙活虎。这个人意外地对八卦消息很灵通。
“解释一下,课间那是什么情况。”
“…永井你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四年一遇,闰年特有的2月29日?”
“哈哈终于有你小子不知道的东西了!”中野攻一脸得意,也不顾此刻还是上课时间,侃侃而谈起来,“女性告白日啦!女性告白日!在如果这一天单身女性向单身男性告白,一般情况下男方要接受…话说闰年是什么…”
中野攻剩下的嘈杂声音就被圭自动屏蔽了。
唔…被女生告白不能拒绝吗…永井圭若有所思。
海那个家伙很受欢迎吧?情人节的时候收过不少巧克力,这次一定成为某些女生的目标了。
突然间有种情绪涌上心头。像是妹妹担心生病的小狗。这叫什么,不安?焦虑?
担心冷战中的朋友会有女朋友这算什么啊。

课间,永井圭在走廊踱步,手里的小单词本一页页翻着,可他没背进去一个单词。
他和海斗现在确实在冷战期间。原因什么的他其实已经忘了。一直不说话也很别扭,但圭不想主动道歉。
舒展久坐的身体,出现在视线一角的是一片金色,书包上别着熟悉笑脸图案。
是海斗,他扛着书包,正往他相反的方向走去。
“海?”圭刚要试探性地叫住朋友,却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一幕尴尬地打断了。
一个梳麻花辫的女孩红着脸挡住了海斗的去路,压低声音,娇滴滴地对他说道:
“海斗同学!稍微占用你一点时间好吗?我、我…”
永井圭的大脑当机了。
真是…糟透了。
想都不用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仿佛看到了最糟糕的犯罪现场,永井圭第一反应是扭头离开,加快步子走到远处。
海他大概会按照这个荒唐的节日风俗接受这个告白吧?
可恶,这股不知名的烦闷是什么啊。
为什么…我为什么要为这件事这么难受?

放学时间到了,同学们三三两两地结伴回家。永井圭胸口仍然像被堵住了似的透不过气。他一头扎进宿舍,任凭嘈杂的环境将他淹没。
“哇永井!怎么回事?你怎么也耷拉着脸?”
哦哦,笨蛋,不好意思我现在没心情搭理你。
“我懂得我懂得——暗恋的女生和别人告白了肯定很难受吧!”宿舍里的一个男生表示同情地拍着他的肩膀,随便递上了一罐啤酒,“算我请你的,大家一起喝。”
这算哪门子理解。还有我怎么自然而然地融入了…这种单身party的感觉…
永井圭略微皱眉,他很喜欢消毒酒精的味道,但是啤酒不一样。人们都说借酒浇愁,圭之前还嘲笑他们逃避的行为。讽刺的是,自己此刻也选择依赖上酒精了。他直接仰头,像一个失意的赌徒,将一听啤酒咕咚咕咚灌下。
男生们哭着笑着互相灌酒。永井圭被灌了两三听之后发现自己的酒量相当差——他居然醉了。
迷迷糊糊中,他听到中野攻带着酒臭的哭嚎:“泉学姐啊——我可喜欢她两年了。她居然跟一个叫户籍什么的告白了、嗝、虽然我连结果都不知道…”
单身party最终演变为酒鬼们倒在床上呼呼大睡。圭趁着意识还清醒溜出了这个满是酒臭味的房间。

海斗身边将会有一个碍事的身影。他再也不会只注视我了。
他会和那个女生牵手,会和她拥抱,甚至在成人之后会和她组成家庭。
想到这些可能发生的事情,焦躁,烦闷,不甘心,酒精反而把隐藏的情绪引了出来。
我会失去他吗?
别人都无所谓,只有海,我不能失去他。
这算什么。之前明明大吵了一架,明明我还嘴硬不想道歉。
失去了才知道珍惜?简直和宿舍的那群傻瓜一样——失恋了一般。
想逃避,不想承认,想到没人的地方一个人静静。
醉醺醺的永井圭跌跌撞撞地爬上楼梯,巧的是,这次他再次碰到了海斗,海斗一个人在天台坐着,背冲着他。
他还没回家?
他现在在想什么?
他还在生气吗?
他接受那个女生的告白了吗?

好不甘心。
还想再试试。
在看到海斗的瞬间,永井圭那些泛滥的情绪又迸发了出来,索性暂时抛开那些束手束脚的理智吧。他听见自己的声音:
“海,我喜欢你。”
说出这句话的瞬间圭就后悔了,我在做什么啊。
海斗听到声音转过头来,显然愣了一会,随即苦笑道:
“圭怎么也跟风?你不是女生啦。”
果然…突然被还在冷战中的朋友告白很奇怪吧!而且还是同性!
“…你接受那个女生的告白了吗?”圭试探性地问他。
“没有。所以理所应当地给了她们伤心补偿费。上个月挣的钱少了好多…”海斗掏出了瘪瘪的钱包,头疼地挠了挠脑袋。
原来是这样啊。
所以我们之间也不会有别人喽?
瞬间的安心让圭的身体失去了支撑的力量,摇摇晃晃地砸到了海斗的身上。
“圭…你这是醉了?吃晚饭了吗?”海斗扶住他的身体,嗅到了他身上的味道。
“没…我想说的是…海,关于上次的吵架…”接下来的话语被一根手指止住。
“上次是我的错。作为赔礼,我请你吃饭吧。”
“不好,我大概是没多少钱了。”海斗不灰心地抖抖钱包,甩出来一张五百日元,“算了,去我家吃饭吧。尝尝我的手艺。”
“这算什么…补偿费的代替吗?”
“是之前的道歉啦。走吧。”海斗半扶半扛着圭不稳的身体,慢慢地走回了离学校不远的家。

总而言之,我是没收到伤心补偿费吗。
头好疼…都怪中野那个笨蛋…
啊啊,不管了,是海的话就没问题的,随他去吧。
from醉酒后智商情商双下线的永井圭。

又及,这个在意识不清下做的决定让他后来后悔了好一阵。

END

评论(1)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