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地带

移步小号啦 大家取关随意

【业渚】玩伴


*各位新年快乐
*贴吧文组活动的产物→在医院捉迷藏
*取名废渣文笔且这个人没有文风这种东西x甜虐看个人理解?反正就是一篇乱糟糟的文(摊手)



0
“100,99,98,97…”

“…5,4,3,2,1…渚藏好了没有——?”

“奇怪…好——了——没——有?”

“看来这次找到的地方很偏僻嘛。”




1
赤羽业用叉子拨弄着盘子里的牛肉块,嘴里叼着的吸管一翘一翘的。

窗外阳光明媚,偶尔有一两只肥肥的麻雀蹿上枝头,对着屋内的自己歪歪脑袋。床头有自己喜欢的草莓牛奶和经常更换的鲜花。每天照顾自己的护士姐姐身材也很火爆。爸妈看望自己时还会顺点同龄人做的简单的数学题和一两本漫画杂志。

日子看起来过得还不错,嗯?

不错个脑袋。

为什么在这种青春洋溢的年纪里,我不在翘课非得在这种像高级监狱的地方呆五年啊。赤羽业对着麻雀托着腮帮子,窗户玻璃上倒映出自己百般聊赖的影子。

他不记得自己得了什么病非得待在这家特殊的医院里,也没人和他解释。每天午饭后笑吟吟递给他药片的护士姐姐只会告诉他:“因为赤羽君和别人不一样啊。”

又是这句话,当我还是当年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孩吗。赤羽业还是把这句话咽了下去,用尽量温和的微笑来回复那个姐姐。

等那个姐姐推着小推车离开自己的房间,业仰面躺倒在床上,望着白花花的天花板发呆。

说真的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个问题赤羽业自己想过无数遍了。

他的智商又不低下,甚至远超平均水平。除了言行有的时候有点偏激,总得来说几乎没有任何精神方面的问题。

最有可能的是当年医生误诊了。他闷闷地想。

不过中二的赤羽业有的时候在想自己是不是有超能力,或者因为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被抹去记忆关在这里——像音速忍者女主角的哥哥一样。那我会是大反派吗?

不得不说这么想想还挺带感的耶。

这种行为只不过是给自己无聊的生活增添一些幻想所带来的乐趣。

3DS里的游戏早就打腻了,医院灰白色的背景也早就看腻了。偌大的医院里安静得好像只有他一个病人。连个可以聊天的人都没有。

他每天的生活无聊到几乎可以总结为:吃饭,睡觉,打寺坂。

哦,顺带一提,寺坂是这里的看守。

“来个人陪我吧…什么人都行。”红色的脑袋再次无力地埋在了软软的枕头里。业的声音渐渐闷了下去。嘴里弥漫着每天都一模一样苦涩的药片的味道。

然后仁慈的上帝就给他派了一个人。




2
像往常一样,在外头晃悠两个小时的赤羽业逛逛悠悠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今天不太对劲。

他注意到房间门敞开了一道小缝。

居然有人偷偷溜进了他的房间?真是稀奇。

他眯起眼睛向房间内看去,一个蓝发的小人儿正坐在他的床上。

“呦,来串门的?”赤羽业直接推开了门,打量着那个小小的非法闯入者。

“…诶?是的…”床上的男孩——看起来十岁,因为吃惊蜷缩起了双腿。头上扎着奇怪的双马尾,湖蓝色的眸子里透露着不安,手里还捧着赤羽业翻了不止五遍的漫画。

嗯,完全没见过的人。

“嘿放松点。你叫什么?”他刚才该不会吓到他的小客人了吧。赤羽业想着。“没事没事,我没有生气哦…你饿了吗?”

从小家伙有些紧张的话语里,他得出了以下信息:这个叫渚的十岁小朋友因为在楼上太无聊才下来串门,一下子被自己屯在房间里的jump吸引了。

“所以…你也是这里的病人喽?”他总结道。

小东西用力点了点头。

“说到无聊——我也好无聊啊…”

“那…业君,能陪我玩捉迷藏吗?”

一个人对墙发呆更无聊。

于是我们的病友赤羽同学就接受了渚的提议——使出全身解求玩了两个半小时的捉迷藏,直到查房的时间。

“今天真开心——我明天还能来?”小孩试探地问他,手里除了漫画多了一小盒草莓牛奶和饼干。

“没问题。”赤羽业耸耸肩。

他不讨厌看渚笑得开心的样子。




3
刚开始赤羽业还是很抵触玩这种小孩子的游戏的。但是在这座医院除了大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他不得不承认,捉迷藏是最好的选择。

况且他无法拒绝那种像小动物一样期待的眼神。

自然而然地,和渚捉迷藏成为了新的一种每天打发时间的方式。

“55,54,53,52…”从这个角度他可以看到渚面对着墙还捂着眼睛倒数,他不禁汗颜——这孩子是有多认真啊。

“…20,19…3,2,1——”

“找到你了!”壁橱门被打开的一瞬间,小家伙的眼睛中闪烁着愉快的光芒,仿佛打开了圣诞礼物。

阳光下他的嘴唇像是裹上了一层糖浆,粉色的,软软的,看起来很好吃。

这么诱人的样子偶尔尝一小口也没关系吧?

赤羽业拉住那向他倾倒的身体,蜻蜓点水般地碰上了渚柔软的嘴唇,顺便舔了一下小孩子的嘴角。

“业君?!”

不是甜腻的糖品,是清爽的水果呢。他默默回味着。

“再来一个。”

“不行…说好了业君要陪我玩…”

“那我找到你就可以了吗?”

“唔…嗯…”小兔子难为情地低下了脑袋,水蓝色头发下的耳根微微发红和白皙的肤色形成强烈的对比。

“对了渚你几岁?”

“十岁。怎么了?”

“没什么…”

下次还是亲亲脸蛋吧。赤羽业暗自考虑着。




4
真是有趣呢。

赤羽业发现渚君藏起来的地方一般是自己认为适合隐秘身形的地方。

上次在花园拐角的铜像后面,这次在三楼的壁橱里,下次估计会在护士的更衣间里吧?

他是会读心术的小家伙吗?

想到护士装…渚君穿护士装会是什么样子呢?哎呀哎呀…

下次捉住他要换个要求喽。




5
欢乐的时光流逝得格外快。

“30,29,28…”

今天的游戏也在继续。

“…43,42…”

这一天也是。

“9,8,7654321!藏好了吗!”

“这是作弊吧?!是作弊吧?!业君数得太快了!!”

“渚君你听好,游戏的规则就是用来破坏的。”

…这一天也在继续。




6
“渚君,你什么时候来这里的?”

“我就是在这儿长大的啊。”

“一个人太无聊了。”

赤羽业偶然间想起他与小玩伴第一次见面时的对话了。

其实他早就知道,三楼压根没有人住。

况且不难发现每次只有自己看得见渚。

但是没关系,来历不明也好,幽灵也好。

只有我能看得见,不也是一种幸运的事吗?




7
聚光灯的灯光刺痛了习惯黑暗的眼睛。

赤羽业昏昏沉沉中感发现自己身处一个被奇怪涂料染红的水蓝色房间里,小小的身体坐在摇摇欲坠的凳子上。

眼泪涌出了干枯的眼眶。那个时候自己声嘶力竭地呼喊的,到底是谁的名字?

听不清。

猛地睁开眼睛。心脏在胸膛里不安分地跳动着。后背上冰冷而又黏腻的触感提醒着他,他还在病房,刚才的一切都是假的。

是梦?

赤羽业努力坐直,借着月色看清了身旁的人影。蓝色的小人默默坐在床头。

“渚君…”他没有多想渚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嗯。”

“我做了一个噩梦…梦到你不在了…”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还是梦里那个慌张无措的孩子。

“那只是一个梦。业君,我一直都在哦。”小小的手掌紧紧握住了自己那只被冷汗淋湿的手。

那个名字,梦里自己努力呼喊的那个名字,shiota…什么来着的?

“我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他一只手捂着隐隐作痛的脑袋。

“没关系,我陪你慢慢想。”

“呐…渚,你会走吗?”

“我不走,哪也不去。”渚挨着他身边躺下,钻进了被窝里。

真温暖。感受着身边真实的温度,赤羽业安然入睡。




8
对,不着急。

捉迷藏是一种需要耐心的游戏。

反正时间还很长。

“100,99,98…”

这次他会躲到哪里呢?被找到之后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这次捉住他后要提出什么要求呢?

想到这里他不禁勾起了嘴角。

“…20,19,18…”

“…3,2,1——藏好了没小兔子?”

“藏好了!都说了别叫我兔子…”

这个声音…感觉在楼上呢。




9
“藏好了没?小兔子?”声音回荡在空旷的走廊里。

走廊里身着蓝白条纹病服的赤发少年脚步轻盈,嘴角弧度上扬,带着做恶事得逞般的笑容。

然而没有人回应他。

脚步声渐渐消失在走廊尽头。



10
“你看,又是赤羽家的少爷。这个样子真吓人诶。这样让他走来走去真的没关系吗?”新来的小护士悄悄对年长的那个说道。

“又成这个样子了吗…”另外一个摇了摇头。医生告诉过她,那个赤羽业曾经亲眼目睹了自己儿时的玩伴在捉迷藏时摔死的惨状,做出奇怪的行为要多多包涵。

“真可惜啊,看起来那么聪明的一个孩子…”

“…谁说不是呢。”

看来又要跟医生说加大药剂量了。年长的护士摸了摸下巴。

FIN

写的相当仓促x

在如果有人看的基础上…有人能看懂吗?【无限手摇黄

评论(3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