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地带

移步小号啦 大家取关随意

【佐藤圭】脑内游戏

很安静。

无论啮齿类动物的爪子蹭过地板的声响,金属与金属碰撞的清脆的声音,略微沉重的喘息,脉搏怦怦的跳动,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人类在黑暗的地方才会惊觉自己的听觉的强大。

“圭,你在吧?”佐藤略带兴奋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着。

理所应当地没有回答。不过他知道那孩子在,他知道。

这个时候永井圭大概躲到周围的什么地方。然后透过缝隙,看到他把什么东西扔到了一边,自己还故意弄出很大的响声——之前突然冒出来的人。叫中野吗?记不清了,反正被砍断脊柱后和一摊肉没什么区别。

那个聪明的家伙肯定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糟透了。

他现在在干什么?用尽全身的力气压制住战栗吗?飞快地转动大脑来制造一个有趣的关卡吗?接下来又会从哪个他想不到的地方现身呢?

光是想想他此时此刻的样子都能让自己莫名兴奋。

他能感受到血液冲上了大脑。作为一个资深的游戏者,他几乎要喊出来:

我喜欢!我喜欢!我喜欢!

在农场里长大的他知道,动物在被逼到绝境很可能会做出有意思的举动。

冷静,别太过了——只有在头脑清醒的状态下才能最大限度地享用这场游戏。

哦,猫鼠游戏,他喜欢。

猫也非常中意那只小老鼠。

因为停电,排风扇也停止了转动。永井圭的耳畔仿佛还有中野的呻吟。

身上的制服完全被汗水浸湿,靠在金属水管上,一股凉意刺激着后背。圭努力调整着呼吸,似乎声音过大会被佐藤听见。空气越来越稀薄,他甚至有一种窒息的感觉。还好,现在脑子还算清楚。

和外界完全断了联系,中野那个笨蛋也已经不行了,可见范围只有大概五米,手头只有一把小刀和一只枪。

对方和自己一样是亚人,曾经属于特种部队,体力、经验的差距都相当惊人。当然不排除他的感官也很敏锐。

“他才不是什么怪物,只是一个死不了的人罢了。”圭再次告诉自己。

冷静,冷静,我最擅长的事情不就是冷静吗?越是对自己情况不利越要冷静。

嗒、嗒、嗒。渐渐逼近的脚步声。

“捉迷藏之前有一段开场白也不错。呐,圭你知道吗?我小时候啊,因为总是杀死农场里的动物被父亲训斥呢。”大概是许久得不到回应无聊了,佐藤开始自顾自地说起来。

…我知道,我清楚你的本性。

“当时老师给我介绍了一种神奇动物——蚯蚓,说起来还和亚人有些相似之处诶。”

环节动物…切不死吗。

“当然也不是完全的‘不死’。把它们剖开或者切成好几段就死了耶。”

难道…?!

“——现在开始计时,如果我解决你的时间是偶数的话我要把你推到碎木机里,是奇数的话我就把你竖着劈成两半。”

“圭啊,你觉得自己完全消失好玩还是变成两个活的自己好玩?”

就像上次佐藤的断头理论一样。那家伙的话有一种诡异的魔力,动摇着自己,让他潜意识里不得不相信。

不要被他牵着鼻子走!

佐藤低头看着肩膀上的两枪,血液从衬衫渗透出来。

永井圭就在自己背后,不用看也知道。

目标大概是脖子吧?如果脖子断了还不死就糟糕了啊,还好差一点点。

“哎呀,真是可爱的打招呼方式呢。是惊喜吗,好久不见你居然学会射击了。”

映入视野的仍是和几个月前没什么区别的脸。紧张、谨慎,他的理性在努力压制恐惧,丝毫没有绝望。

与其说是老鼠,不如说像一只遇到劲敌的小猫。

这个表情真是可爱啊,要不要再稍微逗一下呢。

“我刚才把看管田中他们的人都杀了哦,他们有武器,麻醉大概还有十分钟就到时间了吧?”——为了玩的尽兴,他不在意兜圈子。

让我看看,你到底是隐藏尖牙利爪的小老鼠呢,还是绝对理性的怪物呢。

无论是哪种,想到永井圭垂死挣扎的样子真是太棒了。

而这样的他只有自己才能看到。

“迷途的羔羊啊,现在是你我二人的时间呦。”

“无论如何,我都会打败你的。”和他预料的一样,刚开始圭的声音有一丝颤抖,后来是每吐一个字越发清晰坚定。

“嗯?你会向我展示什么呢——我很期待呢。”佐藤舔着嘴唇。

他爱这个游戏。永井圭如同他脑海中构思的最完美的对手。

END

我好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x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