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地带

移步小号啦 大家取关随意

【攻圭】夜半时分



中野攻的面前多了一个棕色的小纸包。
“你,把这个给我冲了去。”
今天的永井圭仍然用上司一般的口吻对中野攻命令道。
“还有多余的,你想要就给自己也冲一份。”嗯,不错的上司,还懂得奖赏下属。
“啥——咖啡?”
“…你没喝过吗?”
“没有,我为什么用喝咖啡啊。”
也对,这个笨蛋上完国中就没再上学了。圭扶额。
“我给自己也来一杯吧。话说你喝咖啡干吗?”
“写点东西啊。现在才八点,我想起码撑到一点钟。”
“通宵打游戏什么的不是很容易做到嘛。咖啡这种东西大概对我没用吧。”
啊啊,上帝果然是公平的,给了笨蛋这样的脑袋就会用精力做弥补吗。
体力啊…圭莫名奇妙地有点羡慕。

中野攻慢悠悠地摇着椅子,看着圭转着笔盯着白纸思考。
打扰他不太好吧…可是真的好无聊。
良久,他终于忍不住了,试图挑起一个话题。
“永井…”
“安静。”
“今天早上…”
“我说了,安——静。”
“眼镜君,户崎那家伙——我听平泽先生他们聊天说的,平泽先生的教官印象里户崎跟我们差不多大的时候只能做十五个俯卧撑!不标准的!”
“你想象的到吗?高高在上的户崎小时候连二十个俯卧撑都做不到呢!二十个!”
永井圭别过头。但攻明显地听到了“噗嗤”一声,以及那个家伙的肩膀在颤抖。
呵——想不到我们情感淡漠的人渣朋友还有挺近人情的时候嘛。
“说到俯卧撑,你每天就做二十个俯卧撑真的有减肥的作用吗?”
中野攻说着就把手伸向了圭的胳膊。
“喂,别碰我!”毫无防备被触碰的永井圭有些慌乱地把他的手推开,令攻有些意外。
“怎么,你怕痒啊?”
“…”
“哈哈哈我总算找到你的弱点啦!”
攻坏笑地将魔爪伸向了圭的领口。
“住手——你别,给我…住手!”
圭憋得脸红。
手指马上就要碰到圭的脖子了。下一秒ibm的爪子直直地捣进了攻的肚子里。
“你这家伙…不就是…挠痒痒吗。”打击魔王任务失败的勇士痛苦地蜷缩在地板上。
“多死几次对你来说又没坏处。”黑色颗粒消散在空气中,圭扬起下巴,理了理领子,居高临下地冷哼道。这一幕颇有魔王的风范。
“还好还好,血没有溅到笔记上。”
中野攻一瞬间听到了自己神经断裂的声音,刚刚以为大魔王是正常人的攻他是天真地对不起自己的社会经历。

“这样下去今天晚上什么都干不了了。你,给我在旁边安静地看着。以后还会用到实战里去。”
于是中野攻顺从地端坐在圭旁边。
他敢发誓,他当时真的努力集中注意力调动自己所有的思维了。
但是,看不懂。
而且是完全——看不懂。
于是他更加努力地盯着圭的笔记。
最终圭被看得发毛,更加没办法写东西了。
“够了。你还是起开吧。”
“恭敬不如从命。”攻小声嘟囔。
我还巴不得离你远远的呢。


“永井我们来玩枕头大战吧!”
该提议来自一个人呆无聊的中野攻,他的性格就是这么贱。
然而,第十二次提议被无视。
真是个榆木脑袋,明明是减压的游戏啊。
攻有些失落。
“快去睡觉吧。”大魔王语气里居然带了点…温和?大概是我的错觉。攻想到。
“可是咖啡好像发挥作用了…”
“…你不是说对你来说没用吗…”
“我又没喝过。”
“和你讲道理我不禁怀疑自己的智商。”

于是中野攻继续像吃了兴奋剂的猴子一样七上八下,永井圭无视他继续开启头脑风暴模式。

“再帮我续一杯。”
“哦,好。”
中野攻在不自觉中已经习惯恶魔的仆役了。
不知道应该可喜还是可悲。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圭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笨蛋,把杯子洗了去。”
“写完了?”
“嗯。”
“辛苦辛苦。”
这次很难得地没有犀利的言辞讽刺他。
哦,一点半了呀。
这家伙也是蛮拼的。

中野攻端着盛满热水的干净杯子回来的时候,圭已经趴在桌子上睡觉了。
桌子上摊着的笔记本增加了满满五页的内容,各种作战方案的构思,看不懂的公式和一些复杂的结构图。
写字台上暖色的灯光把圭的侧脸渲染出柔和的气息,此刻像是一只安静打盹的猫。
睡觉的时候倒没有平常讨厌的气焰了。
还挺可爱的。
等等我在想什么?!
别对那种人放松警惕啊!
被自己想法吓到的攻赶紧把圭扶到床上,盖好被子,接着一头钻到了自己床铺里。
咖啡效果应该差不多没了。
舒舒服服睡一觉,忘了就好了。
嗯对,睡觉。

…睡觉。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后。
中野攻仍睁大眼睛躺在床铺上。
睡不着。
怎么着都睡不着。
他看了眼表。
快凌晨四点了。
可恶,咖啡居然这个时候还在发挥作用。
中野攻腾地从床上坐起来,
糟糕啊,今天的训练量好像要增加啊…这个样子…
他忍不住嚎出来:“都怪可恶的永井啊给我喝什么咖啡——!!”
一个枕头精准地从隔壁床铺砸到了他的脸上。
“吵死了…白痴。”
被子底下传出一阵闷哼,床居动物永井圭翻了个身继续补眠。

END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