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地带

移步小号啦 大家取关随意

【海圭】笑脸


*时间点是儿时玩伴两人→分离→逃跑
*又是短小的我
*不太好吃

一群只知道狂吠的狗。海斗想。

“这不是海斗嘛,又一个人玩啊!”

“哈哈,草帽上的那个笑脸是什么啊!真——逊!”

无聊的家伙们。

这次的攻击对象是这个笑脸表情啊。

他已经习惯被同龄的孩子们嘲笑了。

最好方法就是无视他们,等他们自讨无趣后自然会安静下来。

“哼。你就这么一个人带着吧,你那张哭丧脸和那个表情可真是绝配。”门牙缺了一颗的孩子厌恶地甩给他这句话。

我才不是一个人。海斗小声嘟囔着。

“抱歉,久等了!…没事吧?”穿着蓝色T恤的男孩气喘吁吁地跑过来。

“没事没事。圭,这次想去哪?”

[没有装饰太单调了,过来海斗,把这个贴上。]

父亲在一个月前是这么对他说的,当时可能是一时兴起,随便把赠送的贴纸给他了。两个星期后,他就被抓进了监狱,留下他和妈妈两个人。

然后所有的家长都跟自家的乖宝宝说“不要和那个带着笑脸草帽的孩子玩了”,他在孩子们嘴里就成了“坏蛋的儿子”,“讨厌鬼”,“怪胎”。

浮现在脑海里的本来是一张憨厚的笑脸,现在却有了十足的嘲讽意味。

真讨厌。

这么想着海斗愈发烦躁,索性把帽子摘下,不耐烦地用指甲抠着贴纸的边缘。

“为什么要撕掉?”接下来的动作被一旁的玩伴制止了。

“…圭你也觉得这个笑脸很滑稽吧。”海握着草帽的手无力垂下,他甚至不敢抬头看同伴的眼睛。

“我不这么觉得,明明很适合海哦。”

“这个标志要是配上一张笑脸就更好了。”

“我喜欢看海笑。”

帽子被重新戴回了脑袋上,贴纸的位置被同伴手掌的抚上,同时也是额头的位置。

那个时候,海斗几乎觉得他可以透过圭的双眼看到他的心底。

后来海斗每天都戴着那顶有笑脸贴纸的草帽。

时间是个很微妙的腐蚀剂。它可以把你曾经所认为坚不可摧的关系,在不知不觉间毁灭。

“海哥…哥哥他,不会来找你玩了。”海第三天仍然在约好的树下等待圭。慧理子看不下去了,低声对他说道。

说点什么吧…

努力上扬的嘴角最终撇了下去。

不行,不能哭…我得一直笑着啊。

视线模糊了,咸湿的液体顺着眼角流下。

可是没有你,我怎么能笑出来呢。

很久以后,草帽的贴纸失去了粘性,海其他生活用品上都带有了橘色的笑脸图案。

“海。”

“怎么了?”

“怎么说呢…我总觉得,你的耳钉很可爱啊,和你很搭。”

“噗…哈哈哈。”

“…这算什么啊。”

“没什么。”

有些东西,就算忘记,也一直没有改变。

END

这次好像有些OOC…
笑脸梗好像被用过好多遍?
嘛,我只想写出自己的感觉w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