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地带

移步小号啦 大家取关随意

【罗路】浅眠者的烦恼

√时间点是同盟结束后
√一只很细心的笨蛋夏奇的视角
粮完全不够吃啊 于是在下过来献丑了 希望吃的愉快(´・ω・`)
.
.
.
我有时候在想,我家船长和黑眼圈这辈子是脱不了干系了。
先声明一下这不是黑。
船长浅眠,应该是平常想事情多的习惯造成的吧,作为一个脑力劳动者。相当辛苦的野心家。
佩金说过,船长是那种,不把想要的东西全都握在手中,就会不踏实的人。
那个,请别把他和那些整天饮酒作乐,黑白颠倒的亚健康人士混作一谈,船长身体相当健康结实。
话说回来黑眼圈这种东西也能看做是性感呢(同佩金语)。不少女性还说过我家船长很帅气。
嘛…口说无凭,具体见通缉令。

睡眠质量对船长的状态和心情影响颇大,熬夜的那两天我们甚至可以明确地感受到以他为中心的低气压。
因此船长不仅浅眠,而且嗜睡——在白天的时候也是如此。
这两天轮到我打扫船舱的时候,就碰到船长补眠。
他靠坐在贝波那只蠢熊的大肚子,鬼哭就立在旁边。船长微微蹩眉,嘴里还轻声念叨一个人的名字:
“草帽当家…”
“…路飞…”
…之前和我们海贼团联盟的…草帽小子?
船长大概是又做噩梦了。他的起床气相当吓人,我不敢叫醒他。
同盟那段时间船长可是为那群胡闹的家伙操了不少心。梦会不会是被橡胶胳膊缠满身的那种…唉希望没那么糟糕啊。
不,仔细想想还是和做噩梦有些不一样的。
船长很少露出那种表情,这样子在他清醒的时候根本不会出现。
他确实在烦恼某些事情似的,但是好像也不是…那么今他讨厌的事情?
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起了船长叫“克拉先生”的样子。
不过表情远没有那样悲伤。
相似之处我说不清楚啦,是有些柔和的样子?或者说…温柔?
不不,这么形容实在太有损我大船长高大威猛帅气的形象了。
船长到底…有什么心事?
啊…果然这种事情一个人想不清楚,也说不清楚。
于是我把这事跟我最哥们,同时也是跟船长时间更长的佩金唠叨,可那家伙几乎绝望地反问道:“…你是脑残吗?”同时用关爱傻子的眼神看着我。
喂,关心自家船长有错吗?有没有搞错,谁傻还不一定呢。哪个笨蛋上次把信件搞错地址了?!
你小子说什么?!
后来船长在我俩快打起来之前,将这场由他引发的战争“和平”解决了——我俩的脑袋被陈列在甲板上晒了整整一天的太阳。
后来佩金那家伙就干脆让我别提这事儿了。

好吧,弄不懂的东西索性放到一边。
船长他异常关注草帽一伙的动向,这一点我们大家都是知道的。
看报纸是习惯,船长手里还有草帽的生命卡。草帽那边经常是一个字很漂亮的女人写信过来,电话虫偶尔也会发出很聒噪的声音。船长不是会主动联系别人的人,不过每一封信都有好好保存,草帽的每一通电话他都静静地听。
刚开始我觉得很奇怪,毕竟船长是一个讨厌麻烦的人。后来想想也就理解了。
草帽很强,有野心,有霸气,还有一群追随他的强者。顺带一提,他和船长一样,都有D。
我支持船长,这种对手值得敬重,除去同盟关系之后是劲敌之一,当然要密切关注。
作为一个船员,我也要为船长出谋划策,为了我大红心海贼团在新世界的地位更加稳固!
“下周是船长生日。我希望能办的热闹点…邀请草帽一伙过来怎么样?”我向佩金提出自己的想法。
叫敌人主动进入我们的领地,多么好的一个机会啊!
“…你小子的脑袋终于开窍了啊!”佩金颇为欣慰地拍着我的脑袋,带着意味深长的眼神。
“什么叫终于…我本来就不笨!”
然后我和同事们串通好,在没有告诉船长的前提下邀请了草帽一伙。
当然是为了给船长一个惊喜啦,顺带一提,我还叮嘱了他们不要带面包。生日那天,船长没有表现出特高兴的样子,也看起来不生气,这说明这个惊喜还让他不反感。
草帽一伙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尤其是草帽本人,倒是异常的兴奋,几次围着贝波转悠,两眼放光。忽然伸长的手臂几次掠过我的眼前。我甚至可以感受到船长四处放的眼刀。
傻瓜草帽…船长生气了啊…

不过那天晚上确实过得很尽性,强波尔被“小贼猫”敲诈了不少钱,贝波和狸猫在跳奇怪的筷子舞,我和佩金和长鼻子男人彪音,然后又不知道被哪些人灌了一桶一桶的酒。把之前的目的忘得一干二净。
期间发生什么事我就不知道了,只记得我醒来被一阵冷风吹醒的时候,派对已经结束了。大家东倒西歪地在草帽家的甲板上打呼噜。
我晃醒了身边的佩金,想找点水解渴。俩人在甲板上晃晃悠悠。
接着撞到了让我相当意外的一幕。
船长和草帽躺在草坪上一起睡觉。
迷迷糊糊中发现,船长舒展的眉目中竟有一种…安心?总之这是我见过的,船长最放松的一种睡姿。睡相也很好看。
相比之下,草帽睡相极差,胳膊腿胡乱地搭在船长身上。他可能还不习惯喝酒,脸颊红扑扑的,还不时“特拉男、特拉男”地哼哼着。
有人给他们披了毯子,可能是那个草帽家的女船员吧?
柔和的月光下,两个人看起来有一种另类的和谐。草帽趴在他身上轻轻打鼾,船长小心地搂着身材瘦小的草帽。
总觉得…和想好的不一样…有种说不出的微妙?
啊又来了。
脑袋昏昏沉沉的,我这次一定是喝多了。迷迷糊糊中,我感觉不要打扰的好。
“走了,夏奇。”佩金压低声音,勾上我的肩膀。
“哦…哦…”
“咱们家船长是那种,如果不把想要的东西全都握在手中,就会不踏实的人。”
佩金说过的这句话无端地闯进我的大脑。
船长他今晚大概会睡个相当踏实的觉。
由此引发的一个奇怪的念头。

FIN

能看完真是太好了w
这里牛奶
产粮的小伙伴求勾搭(๑•̀ㅂ•́)و✧

评论(9)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