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地带

移步小号啦 大家取关随意

【业渚】彗尾

3

啊啊,一不注意就晃到了下午。
神色恍惚地再次翻来手机,第一百次确认没有消息后又啪嗒一声合上。
不耐烦地反复用指甲划着手机的侧面。
这种情况也算常见啦。
——这算是自我安慰吗?
.
被染成橘色的街道还是一如既往的一尘不染。在这温暖的颜色下显得稍许冷清。不过快了,很快就到学校放学和上班族回家的时间。
马上就会看到下班的三三两两的上班族聚集在街角,熙熙攘攘的少年少女倾巢而出。躲在暗处的不良青年们要开始一天的生活。
夕阳在楼宇之间,徐徐落下,投下建筑物长长的影子。
好、无、聊…
赤羽业面朝日落的方向,蹲坐在红色消防栓上,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橘色的光泽让嚣张的红色褪去了几分桀骜不驯,多了几分慵懒——看起来像个早退无所事事的学生。
嘛,无所事事,确实有的。
.
神明的时间仿佛是长河中涛涛的流水,似乎永远望不到尽头。到头来,自己也会和那流水合二为一,不留一丝痕迹。
没有人会记住过他。
所以还是及时行乐吧。
因欲造业。
.
一天了,手机沉默了一天,安静地躺在衣兜里,这会终于有了一丝提示音,这意味着他要一个人穿梭在人群里。
屏幕的荧光印在他的眼睛上。
是寺坂啊,那个上次拖欠了香火钱没脑子的不良少年,稍微敲诈一点点也是不错的。一对小恶魔的角从赤发中冒出。
待会要怎么做呢…
恶魔舔舔嘴唇,在盘算着不太好的事情。
赤羽业虚着眼睛,仰起脑袋。保持一个姿势让他不免有些疲惫,稍微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颈。
在视野左上方有什么东西,或者什么人在楼顶上,面朝渐渐暗淡的夕阳。
那是一个穿着制服的蓝发少年,衣摆在风中浮动,整个人看起来轻飘飘的。
少年在仰望茜色的天空。
夕阳下,带着些温暖的让人熟悉的水蓝色。
想要得到确认一般,他不禁睁大了双眼。
等等。这个人…
忽地,楼顶上的少年察觉到他的目光,缓缓转过身来:“不好意思…你看的到我?…”
暗金色的瞳孔骤然收缩。
映入视野中的少年扎着浅蓝的双马尾,和与发色相同的眸子,带着让人舒服的光泽。
像是有人用手抹去玻璃上的雾气,那常驻于脑海中模糊轮廓的边缘清晰起来。
太像了,不简直是…放大了一号的…
记忆与现实碰撞,梦境与真实相融。
一切的发生,是那么自然又猝不及防。
可那真的是你吗?
“渚…?”大脑还没反应过来,这个名字就这么像习惯一样自然地从嘴边流出。
明显地看出楼顶上的小脑袋偏了一下。
“诶…”
蓝发少年纵身一跳,轻盈地落到地面,扬起的衣摆缓缓落下,仿佛身体没有重量。脚底一点,身后一条淡蓝色的透明尾巴像是疑问一样转了一个圈。
——那是灵魂离体的人身上才有的绪。
他轻快地迈了一小步,凑到赤羽业眼前,上身微微向前倾,以一种微妙的角度,仰视着他。
近了,更近了。
他不自然地向后退了两步。
.
“请问,你是?”
粉色的双唇一闭一合,落日暖色的光线勾勒出他脸上金色的绒毛,疑惑的微笑都带有柔和的气息。
鸽子拍响翅膀掠过两人,飞向远方。一阵风拂过,少年水色的发丝,几乎要蹭到他的鼻尖。
秋天的风,有一股淡淡的干草的清香。
原本流水般流逝的时间在此刻凝固。

4

他不记得我了吗?
莫名其妙的有些失落啊。
赤羽业暗自苦笑。
嘿,神明大人,此岸之人对彼岸之人留有记忆才是不合理的事情吧。
.
他眯起眼,细细打量渚来,将眼前的少年同记忆中的对比。
时间把少年的身形拉成匀称,面容清秀,甚至可以说看不出性别的痕迹。阳光下,渚的皮肤白皙到透明。头发长了好多——都可以用双马尾扎起来了。
仔细看看还是变化了好多。
“怎么了?我的脸上有东西吗?”少年温和的声音把他的思绪拉回现实。
“…你的身体呢?”业指指那条像猫一样摇来摇去的尾巴,“现在是半妖状态,本体没事吗?”
“啊…嗯…”回应是含糊的单音节。
赤羽业没有漏掉湖蓝色眸子中闪过的一丝晦涩不清。
.
“…我是你妈妈…你居然敢忤逆我…”
“不!等…”
“咚——!”
.
“最近身体不太舒服,在医院里住了几天。”潮田渚不自然地耸耸肩,他知道自己的动作有些僵硬。
故作轻松——大概是被他看出来了吧。
不知道是在谁的带动下,两个人一起走了起来。
“回到刚才的问题——”稍微清了清嗓子,语调又重新恢复了自然的上扬,“请问你是谁?应该不是普通人吧?”
“赤羽业。我是神。”
简单明了带点拽的回答。
不好意思…?
渚觉得这一刻自己的面部表情一定更僵硬了,硬度堪比石膏。
“…拜托不要用这种国中生试图弄懂数学试卷多一道题的眼神看着我。”
赤羽业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身着和普通国中生差不多的宽松制服,他知道自己看起来不太…像个神明。
“咳。”
被毒舌伤害到的潮田渚只是在默默吐槽这个神怎么和书本中插图的神明画风完全不同。
明明看起来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啊。
毫无根据的亲切感果然不靠谱。
“业君…真的是神吗?”渚像小动物一样试探着问道,“那业君…认识我?”
“你很像我以前见过的一个人呢。”
“名字也一样吗,还真是凑巧。”
不是偶然吧?
“对——啊——”赤羽业像是故意挑逗兔子一般地拉长了声音,音调上扬。
潮田渚鼓起了腮帮子。
“换个问题,那神——明大人每天都在干什么呢——?”那小家伙居然也学着他之前拉长了声音。
“噗!”他没忍住笑了出来。
“和你们每天做的差不多啊…”赤羽业列举了一些他和那群学生们做过的事情(大多是和寺坂)。
“好恶劣…完全是个不良学生嘛。哦哦,口误,不良神明——”
.
赤羽业这才发现两人此刻已走到了大街的尽头。
上次像长时间地跟人聊天时什么时候来着?
总感觉我在做梦。
他顿时觉得自己之前的躲避是很理智的,这个小家伙能够在不知不觉间让他卸下全部戒备。
不过说不清地…很有趣啊。
想多跟这小家伙聊一会儿。
寺坂那边晚就晚了吧。
.
“忘记说了——潮田渚。”
“这是我的全名。”
“咱们待会去哪?”
.
身旁的店铺里放着大概是上个世纪的流行音乐,一小群蹦蹦跳跳的麻雀在电线上方向不一致地歪着脑袋。
十字路口的信号灯跳换成行走的绿色小人,红色与蓝色的身影相融,混入了人流中。

评论(5)

热度(11)